<form id="0kmyi"></form>

<address id="0kmyi"><listing id="0kmyi"><meter id="0kmyi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0kmyi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0kmyi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• 雙彙食品京东旗舰店
              • 双汇肉制品天猫旗舰店
              • 双汇生鲜京东旗舰店
              • 双汇生鲜天猫旗舰店

              在線調查 感謝您的參與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您经常食用雙彙食品吗?

              Loading ... Loading ...

              閑時花開

              作者:上海双汇 穆先生 来源: 2017-08-16 18:03:06 (已经被浏览17,708 次)

              窗外的蟬叫個不停,喚醒一樹又一樹的夏風。

              夏陽從烏雲中探出頭來,在馬路上,在小巷裏,在牆角上,投下一樹樹斑駁的陰影。

              鄰居大姐家的孩子,坐在門口滿牆的爬山虎下扣著手機,焦灼地查詢著錄取通知書的送達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手機上,不時地彈出山東徐玉玉案一審結果,那起電信詐騙的主犯被判處無期徒刑,只是怎樣的懲罰都換不回那個帶著眼鏡的清秀女孩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命運截然不同,時間如此匆匆。

              等待錄取通知書即將去遠方求學的孩子,懷著夢想與憧憬,渴望告別父母逃離故土,踏上一段充滿希望的青春征途。

              而終將逝去青春,趔趄步入中年的我,望著窗外的夏風與樹影,滿腔怅然若失,滿腦回憶影蹤。

              遙想18年前,我手握錄取通知書,懷著忐忑又喜悅的心情告別父母,足底生風地逃離故土,慶幸終于掙脫家人的掌控,終于遠離貧窮的小村,終于開啓嶄新的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18年後的今天,我穩穩地行走在一地夏陽的斑駁樹蔭中,從自卑倔強成長爲理性穩重,卻不得不承認:

              從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刻起,父母只剩下背影,故鄉只剩下夏冬。

              少年聽得的道理無數,中年才懂得深情幾許。

              大學錄取通知書,之于每個學子,都是一枚苦讀的勳章,一份成人的證書,一張離別的船票,一紙牽挂的信箋。

              18年前,讀到這段話時,我覺得晦澀又矯情。

              18年後,寫下這段話後,我讀出眼淚與深情。

              18年前的那個夏日,蟬在老屋前的楊樹上扯著嗓子鳴叫,鴨在門口池塘裏搖著胖身子漫遊,狗在屋檐下吐著舌頭哈達哈達喘個不停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坐在院內槐樹下的小竹床上,捏著人生的第一份大學錄取通知書,想到從今以後可以遠離唠叨的父母,逃離貧瘠的土地,離開偏僻的鄉村,去一個嶄新的城市遇見一群陌生的人,開啓一段前所未有的生活,是何等的期待與憧憬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時候,不理解離別的哀愁,不懂前途的凶險,錯以爲,父母永遠不會老,老屋永遠不會塌,小村永遠不會衰,地裏莊稼見風雨就會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以後,當我一次次重返那土那地那村那家,跟隨佝偻後背,滿頭白發的父母,在荒草滿地,房屋倒塌,村民遠離的小村內行走,才悲哀的意識到:

              我是父母的孩子,但終將成爲他們牽挂一生卻相見寥寥的遠方。

              我是故鄉的遊子,卻最終成了她日漸陌生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這人世間的很多愛,都以長相守永相聚不分離爲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只有一種愛,送別于不斷目送,成全于相互分離,那就是父母對子女的愛。

              從收到大學通知書的那天起,我就開始一次次把背影留給父母,在他們的一次次目送中,讀書求學,畢業工作,結婚生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沒事,家裏一切都好,你只管好好學習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學費不用你犯愁,等糧食收下來錢就給你彙過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和你爸爸身體都好,一點毛病都沒有,你只管忙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只管去外地,只管去闖蕩,不用考慮我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從18歲那年起,我對這些父母在書信裏,電話中,相見時重複最多的話,一度信以爲真。

              我以爲家裏真的一切都好,糧食賣了就能換回我的學費,父母的身體從來不會生病,我去再遠的地方他們也從不擔憂。

              當我漸漸得知,我遠離家鄉在外求學的日子裏,他們飼養了一年的20多頭豬患上瘟疫全部死完,家中的糧食遭遇大旱顆粒無收,父親拖著摔傷的腿跑三四十裏地給我湊夠學費,聽說我還是決定去外地上班的那天,他一個人躲在小屋裏抽煙到深夜,而母親也擔心得一個勁兒抹眼淚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才明白,放開兒女勇敢追夢又祈禱他們安然無恙,渴望兒女遠走高飛又企盼他們天天回家,是我父母的心,也是天下所有父母的心!

              後來,我戀愛生子,爲人父母,逐漸老去,才終于懂得:唯有父母對子女的愛,從不以占有和索取爲目的,從不以放手和分離而消存,也從不以距離和歲月而濃淡。

              它一直在那裏,穩穩的,妥妥的,濃濃的。

              哪怕相隔萬裏,哪怕海角天涯,哪怕天上人間。

              它是你暑假歸來時老樹下的翹首以待,寒假進門時的熱騰飯菜,探親回城時的一壺香油,思鄉月夜裏的滿地雪霜,凝視相框時的不變笑容……

              它來自父母與故鄉,流淌你身與你心,不管過去多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我也漸漸體悟,這世上,唯有一種相見,不需要預約,那就是看望父母。這人間,唯有一個地方,不需要設防,那就是父母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步入中年以後,當我學會不打招呼,風塵仆仆突然出現在老屋門口,正蹲在房檐下擇菜的母親和揮舞著掃帚清掃小院的父親,驚喜連連又雙目垂淚。

              “昨晚上夢到你回來了,今天你還真的就回來了。”母親說。

              是的,不管你回不回來,他們一直都在等你。不管你想不想念,他們一直都會念你。

              當終有一日,他們的疾病成爲我終于得空陪伴他們的借口,躺在手術台上的他們,像小時候害怕打針的我一樣,緊緊握著我的手,我在彎下身子爲和死神賽跑的他們擦身子洗腳的間隙,終于明白:

              每個人的一生,都是一場掙脫逃離又慢慢回歸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每個人的成長,都是一場與父母和解、向父母靠近的朝聖。

              每個人的輝煌,都是一場用砥砺前行回報養育之恩的致敬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終將成爲父母的教化和傳承,父母始終都是我們的堡壘和鄉愁。

              蟬依舊在窗外叫個不停,喚醒一樹又一樹的夏風。

              不怕熱的孩子,從小巷深處跑來,腳踩一片又一片搖晃的樹影。

              一日又一日,一夏又一夏,一年又一年,一代又一代。

              我坐在窗前,心緒複雜又一氣呵成地敲下這篇文字,只想對看到此文的所有人說——

              願出征的青春少年,在歲月的磨砺中,漸漸學會轉身靠近那孤獨守望的背影;

              願馳騁夢想的我們,在時光的縫隙裏,慢慢懂得轉身拉長那送春迎秋的夏冬;

              願每一盞故鄉的燈,都能照亮遊子歸鄉的路,都能溫熱父母思念的情。

              願我們與父母,一路目送一路分別後,終能相互靠近,因愛永生。


              乐百家彩票 || 河南双汇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地址:河南省漯河市双汇路一号双汇大厦   Copyright@Shuanghui.net Inc.All Rights Reserved   豫ICP備08100397號   站點地圖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豫公网安备 41110402000450号